阴质福利社

亲爱的纸片人

和田野在一起:

#原创 #超短篇 #第二人称 #童话

【Paperman】亲爱的纸片人

文/和 田野

 

嘿,不知道在哪里的你,好啊。

 

记得曾经和你说过的,我从来不会因为一个人感到无聊。

和人在一起才无聊。因为大部分人都很无聊,而我则有趣得多。

正因如此,我比大部分人都懂得如何打发无聊且不用麻烦他们。

真是方便的人生。

 

我那时住在海边,背山面海。每天黄昏的时候,很多海鸟就会擦过我家的玻璃窗,飞去山背后栖息。那个景象很棒,唯一能值得我赞叹的只有这些了。

我在窗口支起一个通到屋顶的大书架,把全部家当摆上去——有书、画笔、本子、玩偶、袜子、盆栽……当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光线会穿过架子上的所有东西,把它们投影到我的床上。所以我不需要拥抱世界,只要躺着,全世界都会来投怀送抱。

直到有一天,床上多出一个人。

其实是个人影啦——只有手掌那么大的那种——我是说,突然看到一个没见过的投影出现,还蛮惊讶的。

于是我爬起身扭头去看书架,一张人形纸片在向我打招呼:

“你好啊。”

我直接向后倒去,正中枕头。很好,我拉上被子闭上眼睛努力确认还在做梦还没有醒——但是几分钟之后尝试失败了,我确实醒着。

睁开一只眼,看到“纸片人”已经跳到书架的另一层打量起我的私人收藏。

“喂,你是谁啊?”我扯着被子,戒备地发问。

“我是一张纸。”

“不对啊!纸不会动也不会说话的啊!”

“那我会呗。”

“但是不科学啊!”

“咿……《十万个为什么》……”“纸片人”没有搭理我,倒是煞有介事地研究起一本可能感兴趣的书。

“喂!听我说话啦!”

“好嘛……你说什么?”

“你是一张纸,为什么会动会讲话?!”

“我不知道啊。”

“……那,那你从哪里来的?”

“我不知道啊。”

“……”

这就是我第一次遇见你的情景。

一方面是恼火与困惑并存的我,一方面是“来路不明”却无比淡定的你,就这样相互沉默了一分钟。我的大脑从来没有像这一分钟里这样敏捷运转过——结合我有限的知识与常识,将所有解释与可能性一一排除,得出的结论就是——我的大脑当机了。

“让我住在这里呗。”你开口。

 “好呗。”大脑当掉的我只好如此回答。

 

大部分时间我趴在地板上看书写写画画,也不知道你在书架上干什么,不过经常一抬头就看到你从一本书的纸缝里溜出来溜到另一本书里去。我偶尔也和你聊聊天。尽管人无聊才聊天……我其实并不讨厌偶尔聊聊天啦!

关于你的来历一直是个未解之谜。我一度怀疑,说不定你是一种住在书架里生物,可以在世界上所有的书架上自由穿越,只是你这一只恰好穿越到了我的书架上,就住了下来。

“为什么选我的书架啊?”

当我把这个设想说给你听的时候,你像个人一样,担当“手臂”的纸绕到“头部”部分纸后面形成一个环,“挠了挠后脑勺”,说:“谁知道呢?”

对啊,谁知道呢?

未解之谜就未解之谜吧。这没什么大不了。反正我很懒惰,不愿意思考。没什么不好。

 

有时候你也跳到桌子上来看我在干什么;我有时候一把抓你过来当草稿纸用。你倒是从来不嫌弃——毕竟你是纸嘛,这是纸的本分。你说。回头掸一掸就又变得空白干净了。

我问你那些字怎么处理的,你说消化掉了。原来你储备着大量杂乱文字嘛。

“不过要找回来吗?我还可以把它们显示回来的。”

“呃,不用了。”

其实我在你身上干过的事只包括画圈圈、涂写阿拉伯数字、默写公式、写情诗。都是没什么意义的事情。

“明明没有爱的人,还写什么情诗啊?”你说。

“……我应该相信还有别的,其实都不可信。只有你实实在在。你是我的不幸,和我的大幸,纯真而无穷无尽。” 

“呃,真肉麻!”

“这是博尔赫斯,我可说不出口这么难为情的话。”

“那你写在我身上干什么?”

真气人。作为一张纸,不能乖乖躺好这么多吐槽。如果不是因为你偶尔也挺乖的,我早就把你揉成一团扔到窗外去了。

 

有时候,我们一起站在窗口,看黄昏时擦过玻璃的归去的鸟。

你说:“如果打开窗户,会不会飞进来一两只?”

“我要它们飞进来干什么?”

“交朋友。”

“…………我觉得…还是放它们走比较友善。”

“你总是和自己玩,真的不无聊?”

“不这样才无聊。”

“我无聊吗?”

“你啊……还行吧。”

“嘿嘿……不过你应该至少开开窗户什么的。”

这样好吗……我需要吗?

不需要吧。

再说你那么轻,被风一吹就飘走了。我说。

这句话你可能听见了可能没听见。

 

总之,之后有一天,我被一些水珠从睡梦里浇醒。窗户大开着,房间里的全部东西都乱了套,呼啦啦四处飞着。你不见了。

你被风刮走了。

喔。那……再会?

等等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这是下雨天啊!!!

——所以我的全部家当都变得湿漉漉皱巴巴的。

包括我。

 

我之后搬来好多好多书、好多好多杂物把书架堆满——既然暂时不会有一个纸片人住在那里。 

所以,最后你去了哪里我一点也不知道。也许你降落到一艘轮船的甲板上、贴在了一只海鸟的翅膀上、甚至换乘上一只热气球……或者你不是从窗口离开的,是转移到别的书架去了。总之一定去了远方吧。

真好。

我也不敢搬家,因为没准哪一天你会通过另一个书架回到这里。

有时候我甚至想,或许你从来没有出现过才对。

虽然,你出现之前的我,一直认为无聊是很容易打发的东西。而现在,我有一点点无聊了。

不过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开始尝试开开窗,偶尔让一两只鸟飞进来,虽然是来了又走,但顿时感觉到世界变有趣起来。

因为有了期待的东西——说不定只要这样,就可以不期而遇吧。

我的意思是和你再次不期而遇——那时请务必将新上身的文字,读给我听。

拜托喽。


评论

热度(2)

  1. 和田野在一起和田野在一起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阴质福利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