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质福利社

小妖

#原创 #短篇 #童话

【Fairy】小妖

文/和 田野


“狮子啊,我什么都不怕了。”


(一)


那时候的我还是一只小妖精。


人类住在城市,妖精们住在森林里。

——当然,森林里还住着植物、虫子、菌类、石头和一些动物。

我不知道已经在森林里住了多久,虽然我还是一只小妖精。

听过很多妖精说,这个森林的尽头,就是人间。而穿过森林的妖精,就可以变成人类。具体为什么,怎么实现,没有妖精知道。猜想譬如:能走到森林边界的妖精都具有足够法力变成人;或者有一个法力无边老妖在森林边界等着将所有走过去的家伙变成人;或者妖精和人类其实是一样的,在森林这边是妖精,跨过人间的分界自然就会变成人……

反正没有妖精知道。只知道,这是流传了千百年的传说。

因为所有出走了的妖精,都没有回来过。

其实这不重要。穿越了森林的妖精都没有回来,正说明他们或许的确成功变成了人类。

可惜的是没从来没有人类跑到森林,或者人类变成的妖精。

所以说生为妖精好似多了一点点选择,有那么一点点处于不公平优势端的优越感——但这种优越感很快就被“好想知道人类是什么样子”的好奇心打败了。


除了妖精之外,森林里确实有很多见识过人间的家伙。比如菟丝子,但是她在人间不受欢迎,于是灰溜溜地退缩回森林里来了。我有很多问题想问她,但她不说话。

也许是她不想说话吧。姑且相信她是因为不会说话好了。

我还诱捕过几只兔子,跟踪过一头驯鹿,审讯过一只苍蝇,都以失败告终。

毕竟,妖精在森林里也不是那么无害那么受爱戴。


和人类一样,所有东西,都有它的族群。比如尖石子不和圆石子沟通,草菇不和猴头菇沟通,妖精不和非妖精沟通。尽管并没有心怀恶意,但还是没有办法放松警惕。


“嘿,小妖!这么好奇人间的话,就去做人吧!”

其他妖精总对我喊道。

虽然大部分妖精都对人间好奇的要命,但没有几个愿意去到森林的尽头。毕竟,森林也不完全是妖精们可以优哉游哉的地方,也存在会折磨妖精的东西。


但是对于人类的好奇心也快折磨死我啦!


 “人类有什么好呢?听说,他们活很短很短的时间就会变成灰尘,飘得到处都是。”


我仰头对着森林嗅了嗅。

刚刚下过雨的森林,空气中是清新的泥土气息。森林里总是下雨,妖精们习惯了这样湿漉漉的。我们用眼睛接雨水,从那些蒙在眼珠上的水份中看到天、地、时节、变幻、周而复始。

对了,妖精们其实不需要时间概念,因为只要不被吃掉,它们的寿命可以很长很长,长到不需要时间定夺;也可以很短——总有那么一个时候,他们就突然消逝掉了,变成了灰尘。

妖精们都不知道自己会存在多久。从这一点上来讲,我们和人类是一样的。

于是我常常想,那些千百年前,留下传说的妖精前辈,最后是和人类一样化为自由的尘埃,还是就留在了我脚下的泥土里呢?


反正,他们都不在这里。


作为一只憧憬人类 、对人间如此感兴趣的小妖精,妖精中不得不将我视为“异类”。毕竟安逸的妖精身份,真的没什么可抱怨的地方。

不过,要说某种意义上,我很孤单。

不知道是因为憧憬人类而成为了“异类”所以感到孤单,还是因为这种孤单使我更加痴迷般地向往人间。


 “那么你真的要去森林尽头吗?”

 “如果到时候找到了边界,别忘了先回来告诉我们一声哦!大家都很好奇的。”

“对啊,毕竟从来都没有妖精证实过这件事。”

“那么,你什么时候去啊?”


对啊,什么时候呢?不如就现在吧。


“小妖,你真的那么想变成人吗?”

——我不知道啊。

就好像,我也不知道作为妖精可以存在多久一样。只不过,不现在做出一点什么决定,就不会有后来。


“后来呢?”


后来,后来我遇到狮子了。


(二)


狮子是在我踏上穿越森林之旅后,遇到的第一个家伙。


当时我模仿人类穿上布满小骨朵的花的连衣裙,撑起五颜六色的伞,蹦蹦跳跳地招摇。


也许是我太过开心,根本没注意走了哪一个方向——其实本来就没有方向可言嘛——但问题在于,就算后悔的话,也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天渐渐黑了。森林变得安静,空气变得清冷,蔓越莓爬上树梢,轱辘蟋蟀蹲守在石板墙,丛林里的夜间生物挥舞巨大的耳朵……等等不大对吧?

——总之就是一切都变得不对劲起来。

渐渐四周漆黑一片,安静的可怕。只闻得到自己鼻头发出的呼吸声。

这片森林对于我来说,从来没有这么面目狰狞阴森恐怖过。

我停下脚步,睁大眼睛四处张望。 此刻任何微不足道的动静,都准会把我吓得心惊肉跳拔腿就跑——或者更有可能是腿软得一屁股摔在地上。 

虽然看不到自己现在哆哆嗦嗦有多么没出息的样子,但心里明白——

我后悔了。


停下脚步就会抖到不行,于是硬着头皮摸黑向前走。没走几步,就撞上了一个庞然大物。

那东西毛茸茸的,蓬蓬的、暖和和的……“诶?”

“谁?”

突然那个庞然大物动起来,厉声发话。


我一声惊呼,夺路而逃,连那东西究竟是什么也顾不得看——还好并没有吓到腿软摔倒啊——该死居然这种时候我还在胡思乱想,真是无药可救。

呜呼,后面的庞然大物紧追不放。

而我连滚带爬,突然“啪唧”踩到什么软软的东西,然后就失去平衡跌了进去。

——我不小心掉入了泥沼 。

这回死定了。


挣扎不得只能眼睁睁等着被淤泥淹没的我,突然从绝望中被什么拎到半空,而后化为另一瞬间的绝望——刚刚追赶我的庞然大物,是一只狮子。

——而此刻我正被它衔于口中。


森林里住着许多动物,比如松鼠、兔子、老虎、蛇、驯鹿……但很少有妖精见过真正的狮子。那种桀骜不驯的生物, 驰骋于同为传说中的广阔原野,从来不屑于森林里的族类打交道,孤独而傲慢。


它会吃了我吗?深感绝望。

一想到下一秒极有可能就变成传说生物的夜宵——也算死有所得?——啊这种时候自己仍然胡思乱想,不禁更加深感绝望。


奇怪的是,不知为什么,我没有被直接吞入腹中化为美餐,而是被好端端放到地上。

咦?

然后狮子转身离去。


原本活蹦乱跳的我,此刻旅途之初的豪情壮志荡然无存。趴在泥污里显得多么愚蠢可笑,模仿人类穿的裙子弄脏了,伞也弄丢了。

被寒冷、漆黑、沮丧包围着,我蜷缩成一团,开始想念同伴,以及作为妖精的种种快乐……同时为这样冒失出走而没有志气的自己哭出声来。虽然不知为何能逃过一劫。


听到哭声,狮子回头。

面对着一只可能随时令自己一命呜呼的猛兽,我放声大哭起来。因为恐惧、懊悔、羞耻、或者仅仅为了壮胆, 哭到声嘶力竭。


“想不到如今还有妖精会落难 。”狮子开口,语气十分无奈的样子。


我不解地抬起头,停止了哭泣。

“为什么乱跑?”狮子问。

“我……我在寻找森林的边界。”

“我知道。”

“你……怎么会知道?”我很吃惊。

“不想成为人的妖精,不会落得像你一样狼狈。”


看来关于走出森林妖精就会变成人的说法, 不仅仅是妖精之间的传说。但是,对于一眼就将我看穿的家伙,还是不禁感到奇怪。


“既然想做人,为什么要哭?”

“我……”

狮子慢慢走近。我本能地往后蹭了蹭。

 “你很怕么?”

我点点头。

“你怕什么?”

我想说“怕你”,但不敢说出口,于是回答:

“怕迷路。”

“迷路有什么可怕?”

“……会有可能掉入沼泽……或者落入虎口!”

“哈哈哈哈哈哈!”

狮子大笑:“径直掉进沼泽,径直落入虎口,径直走出森林,径直走到海底,有什么区别吗?——反正都是迷路了嘛。”

我爬起来,表示不解。

“虽然有些唐突,但想告诉你的是,”狮子的表情变得严肃:“走出森林并非什么难事,不需要知道方向,也不需要多大的志气——只要不回头,不原地踏步,不轻易改变主意,即使迷了路也坚持初心——走下去,总是会走到一个地方的。”

 “——但做人就难多了。” 它突然改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我,“你必须有所准备。”

我摇摇头,表示没有任何准备。

狮子叹了口气,说:“做人会饿,会冷,会累,会寂寞……比你想象中麻烦很多。”

我想说我也会饿,会冷,会累,会寂寞……那些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我问你,成为人有什么好处么?”狮子问我。


 我不知道, 也一直没想过这个问题 。除了好奇,也许并没有其他理由。

“也许,成为人类,会更强大一点点……”我说。

狮子又叹了一口气:“这个世界上,没有比妖精更自由的生物了。”

我不服。如果妖精是最自由的,那为什么不能拥有强大的自由。

“你怎么好像什么都知道?为什么要相信你呢?”

“因为我正好从人间来。”

我愣住了。

“你……从人间来?”不是说,狮子都生活在矿阔的原野上的吗?

狮子沉默了一阵,似乎若有所思:“人类……确实是很强大的动物。这种强大来自与秩序。就是你所讨厌的——与自由相对的——规矩。”

如果不能肆意妄为地活着,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活着没有意思,再强大又有什么用呢?

“你的意思是……想变强大,就要舍弃自由吗?”那太沉重了!

“循规蹈矩不一定是种负担啊……”狮子哭笑不得:“不过说到强大,的确是种沉重的东西……” 

随后他却板起面孔,对我说:“你要是不想当人,就快走吧。不然我真的会吃了你。”

我想了想,摇了摇头:“那…可不行。”

“为什么?”

“我已经决定做人了。如果在这里回头,就相当于默许自己原地踏步,轻易改变主意——往后也会一事无成。”

“哈哈哈哈哈哈……你可真有意思。看来吃掉你一定会很可惜。”狮子被我逗笑:“人类在你这个年纪,叫做「叛逆期」……从这方面讲你倒是已经很接近人类了。”

虽然不懂什么叫做叛逆期,但看上去这只狮子真的很了解人类的样子。

“但是如果成了人,的确会得到意想不到的东西。”说着狮子俯下身,对我微笑道,“……在人间,你会跟懒汉擦肩而过,会跟趾高气扬的人擦肩而过,会跟流浪的小生命擦肩而过……会沾染到烟灰 、香水、 油墨、消毒剂、炸鸡排、腐烂花蕾……的气味,然后你就成为了有经历的人——等于拥有了七情六欲,和分辨是非的勇气。”

“勇气?”

“对,不是能力,是勇气——或者说赌气也说不定……?总之,这种勇气会治愈你的伤感、 愤怒、挫败、焦虑、寂寞 ……会把你带到所有困惑的答案身边,你会得到真正的自由。另外譬如说‘他们都不理解我’,‘他们都应该爱我‘,‘我会成为世界的中心’——这样的病,也会好起来。”


“我才没有这样的病。”我嘟囔道。


“哈哈哈!”狮子这一次笑得格外爽朗,“ 那还真是把你吃掉也很放心。” 

明明说的是很可怕的话,却并没有使我感到害怕。

“还有……刚刚那一堆故弄玄虚的什么什么,我一句都没听懂。” 我小声嘀咕。 

刚刚那番话,狮子说得无比动情——尽管表现出不以为意的样子,可我分明还是受了感动—— 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蛊惑人心的,奇妙力量。


“等你成为一个人,就懂了。”


狮子看着我,眼睛一闪一闪的——那时我虽然不了解其中的意味深长,但就是被这个眼神击中了——那是一种难以描述的、奇怪的、安心的感觉。


于是我对狮子说:

“——请教我成为一个人吧。”


(三)

 

一只妖精与一只狮子的同行,算不算的上古怪?

总之,两个都不知道方向的家伙,踏上了同一样的旅程。

 

“狮子,你还记不记得森林的尽头是什么样子?”

“森林都长得一个样子嘛。”

 “那……那怎么知道是否到达了尽头呢?”

“只要一直走就可以了。”

“那样一定会迷路的!!”

“难道你很赶时间吗?”

是哦,反正还有很多很多时间。对于一只妖精来说,时间是很廉价的东西。而人类不同,人类的时间宝贵得可怜。身为妖精,不由自主就会同情起来。

所以姑且珍惜一下还是妖精的时光。像人们总说的——剩下的事情,就交给命运吧!

 

不过说到命运……有一件事我一直不懂:人类倾尽毕生精力与命运抗争,为什么还要相信它呢?

“因为容易。”狮子回答,“人间已经有那么多东西都是不容易的了,所以选择相信一些容易的事情。所有信仰都是这一回事。”

我似懂非懂地点头 。

“别想太多。看,你不觉得迷路也可以很诗意么?”

于是我愉快地点点头,大步跟上狮子。

 

我经常问狮子很多关于人间的事情,然后想想自己成为人之后打算做什么事情,然后就睡着了。睡着了的我骨头松散地趴在狮子背上,也不知道就这样走了很远很远的路。

 

有一天我问起狮子:“狮子都住在草原,你为什么是从人间来的呢?”

“恰好经过。”狮子淡淡答道。

恰好经过?什么恰好经过?就像狼狈不堪的夜里我恰好经过你?

“那……在人间的时候,你害怕过什么东西?”我问。

在森林里的时候我害怕很多东西,比如黑夜、电闪雷鸣、数量太多的蚂蚁、突然蹿出的野兽……但是更多的是我讨厌的东西,并不一定是害怕,但是因为讨厌,我害怕遇到它们。

“经过的东西越多,害怕的东西越少。”狮子淡淡地说。

“所以你什么都不怕么?”

“……”狮子沉默一阵:“……我其实,也害怕一些东西——比如人类有种游乐叫「马戏团」……”

“我知道我知道!听说很有意思的!”好不容易提及传说里包含的东西,我兴奋地插嘴。

“嗯……对于人类来说,那是快乐的东西。对我而言则意味着失去自由。”

天呐,失去自由——这简直是再糟糕不过的事情。我为自己的冒失发言感到抱歉。

“但是人类对于自由的实践十分微妙。他们所受的自由,往往建立在剥夺另一些自由的基础上……但那正是人间的秩序和规则。”

“……不懂。”

“真是……人类也经常这样,一句‘不懂’就把责任推得干干净净的……你还真是人类小姐的脾气。”

我挤挤眼睛。狮子就像看穿我的心思一样,说道:

“不,你还没有准备好。”

我垂头丧气——不过我是真的不懂,不知道如何准备。

狮子深深地叹了口气:“人类其实是很单纯的动物,只是容易把其他人想的复杂,这让他们看上去变得复杂了。他们都喜欢做事之前给一个理由,或者之后给出一个理由,好像有理由就是合理一样,所以特别喜欢拿这些‘合理性’约束自己和他人,似乎越能妥善控制“合理”便越强大似的……人啊,就是太在意结果了,才会兜兜转转得不到结果啊!”

狮子扳过脸, 一字一句地对我说:“所以,明白了这些事情,你就不会缩手缩脚,患得患失,即而失去自由。” 

 “还是不懂……”

经由狮子描述的人间总是分外复杂,与我的认知相去甚远,一知半解又不求甚解的我从来无法专心消化 。只不过此刻我心里只在意狮子一开始说的,关于失去自由。

失去自由——无论是谁的——这才是我最害怕的事情。

突然感到的恐惧,或者是悲伤。于是我不由自主地伸手去抓住了狮子胡须下面乱蓬蓬地毛发,都快把自己裹了进去:

 “只是在想……如果哪一天看见了马戏团的狮子,我会不会哭?!”

狮子用爪子拍拍我的头。真奇怪,有点担心被一掌拍晕过去但没有。

“你可真够胆小的……这样可是变不成人的。”

并不是因为胆小……可是好想哭哦……

 “算了……想哭的话,那就哭呗。”

这样更想哭了啊!

 “不,”我直起身揉揉眼睛,“要是我一直这么傻乎乎的可不行……到了人间就没有人像你一样肯原谅我啦。”

狮子听了,无可奈何地感叹:

“看样子你还没有笨到无可救药。”

然后我听到他说:

“别害怕,要勇敢。人只要勇敢就够了——直到你准备好之前,我都会陪着你的。”


 

其实我一直在想,要怎样报答狮子。只要是小妖还能办到的事,什么都可以。

终于当我问起的时候,狮子却说:

“不用了。”

“你就没有想要的东西吗?”我困惑地问。

“没有。”

狮子低声重复着:“没有……我没有想要的东西。”


所以后来我突然意识到:我并不了解狮子。尽管我相信他说的一切事情。


你说,一个什么都不要的家伙,能给他什么呢?

可是为什么会有什么都不要的家伙?

呐,狮子,是不是因为你还没有找到想要的东西?你是不是其实和我一样,心里始终装有另一个世界?

——也许你也不知道去哪里,但是我们可以一起找。

 

狮子没有说话。我看着他,他还是没有说话。


(四)

风睡着的时候也会哭。夏天的眼泪坠落,蚊子的前腿骨折。世界日复一日月落潮升,看上去周而复始,事实上是向前翻滚着,永远不会停歇,永远不可倒退。反正,没什么是能够长久的。就算是小妖精……也会长大成人。

我和狮子,击退鳄鱼、淌过沼泽,拨乱荆棘、饮下露水、驱赶黑夜,追逐黎明……一直走。

狮子说,只要一直走,总会到达尽头。

聪明的狮子,你说什么我都会信的。

所以,这一天我们来到尽头了。

 

我还记得那时候狮子的神情。

平常他的眼睛明亮、清澈,透着睿智和平和。可那天,那眼神黯淡下去、闪动着涟漪,就像忽然落雨的湖面。

它指给我看一把伞,我的伞。

“就是这里啊 ……”

其实狮子和我遇到那个地方,就是森林的边界,人间的入口。只是那时候天太黑、路太滑、风太大、我太害怕。

我的伞,完好如初地躺在不远处的灌木丛,仿佛从不被遗弃般,平静、姿态安宁——就像一直在等我。

与之相对的是说不出话的我——此时此刻,应该用哪一种表情?

惊讶?高兴?懊恼? 生气?困惑?难过?

所以兜兜转转,最后找到的地方,早就已经到了。

我不知道该祝贺自己,还是责备自己,还是质问什么人。 

 

 “所以……从一开始你就是知道的吗?”我问。

狮子没有回答。

——走下去,总是会走到一个地方的。

 

我仰头看了看黯淡下来的天色。起风了,就要来临一场暴雨。

 

“与我同行吧!”我对狮子说。

 “……我和你不同路,怎么同行啊……?”

——只要一直走,总会到达尽头。

 

雨点就这样劈劈啪啪落下来。落在我的连衣裙摆,落在狮子浓密柔软的鬃毛上。

 

狮子走过去捡起雨伞,再走回来放到我手中。

“伞拿着。不然多冷啊。” 

我没有接。

 “淋雨不太好哇。”狮子说。

“没什么不好……多浇浇水,心灵就可以长出花来。”我盯着地面回话。

“……所以你已经准备得很好了。”

可是狮子……我的心里荒草丛生的。

“那就拔掉。”狮子笑笑。那么轻松的表情,在我看来格外沉重。

 

一阵沉默过后,狮子转过头去:“对不起……”

 

我不明白,总觉得受了伤害。不然……不然怎么会那么想哭呢……?

 

“如果害怕受伤的话,还是不要做人了。”狮子这样说。

 

我抢过伞,一闭眼跑了出去。


(五)

没有人告诉过我,人间也是常常下雨的。

 

踮起脚尖,小心翼翼地走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我怀念起那个穿布满小骨朵的花的连衣裙,撑起五颜六色的伞,乱跑乱跳的小妖精。

而我依然淋成落汤鸡,而后晒到毛发松软的时期,突然怀念起森林里缤纷的雨季来——那些湿哒哒的气息、雾色迷蒙的景象,却总是想不起来。

 

在人间,我跟懒汉擦肩而过,跟趾高气扬的人擦肩而过,跟流浪的小生命擦肩而过……沾染到烟灰 、香水、油墨、消毒剂、炸鸡排、腐烂花蕾的气味……见闻、经历、自由、秩序、胆量、规则、坚持……一切像狮子说的那样,又那样不像。

我还在马戏团见过一只狮子,我对它说话,它对我咆哮。我们再也无法用语言沟通。

算得上成为了有经历的人吧 。

可是,为什么觉得更加孤单了呢?

也许狮子从没教给我的,就是这样一件事情。

我是那么不甘寂寞,我又是那么容易伤心。

白天不行,夜晚不行,时间又不能停止。

因为寂寞想变成人,结果更加寂寞起来。

——要为这样的自己负责。

 

有时候我会想:如果我不曾是一只性情古怪的小妖精,会不会生活得轻松一些。又或者,作为一只小妖精,永远不走出森林,是不是也比现在轻松一些。

这些如果的事,谁都不知道答案。

不过人类每天烦恼的,也不外乎是这些“如果”。

想到这里,也就轻松了一些 。

——进而陷入更深的烦恼之中。

 

想想看,一切都很顺利:顺利地来到人间,顺利地成为人类,顺利地与妖精的一切诀别。

我和狮子,匆匆相遇,然后匆匆告别。 

不记得有没有说“再见”了。

就那样再也不见了。

森林不见了,狮子不见了,我的全世界都不见了。

 

雨好大。就要淹没我了……

就快要窒息了。

就快缺氧死掉了。

 

就快要难过地死掉了……

 

狮子啊狮子啊,你在哪啊。

狮子啊狮子啊,我想你啦。

狮子啊狮子啊,我不想做人啦。

 

从天而降的雨水蒙在我的眼珠上,然后欢欣雀跃地涌出来。从它们折射出的晶莹光线中,我看到一只蓬蓬松松的庞然大物,和它一闪一闪的眼睛。

 

小妖啊,遇到害怕的东西,不要躲,与之战斗。失败了也不丢脸,重要的是,

要勇敢。

勇敢地面对成败,勇敢地表达爱憎……勇敢地将无论怎样也好的自己,诚实收下。

就算伤透了心也不会放弃。

 

“如果改变主意的话,就想想我吧!——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时间久远有些想不起来,也许这才是狮子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狮子啊,我什么都不怕了。”

 

——“嗯,因为你是小妖精啊!”

 

(完)


评论(3)

热度(4)